<strike id="hrdvb"></strike>

<big id="hrdvb"></big>

<big id="hrdvb"><sub id="hrdvb"><thead id="hrdvb"></thead></sub></big>

<sub id="hrdvb"></sub>

<noframes id="hrdvb"><sub id="hrdvb"><thead id="hrdvb"></thead></sub>

<big id="hrdvb"></big>

<big id="hrdvb"><sub id="hrdvb"></sub></big><big id="hrdvb"><sub id="hrdvb"><thead id="hrdvb"></thead></sub></big>

<big id="hrdvb"></big><big id="hrdvb"></big>

<noframes id="hrdvb">

法治宣傳教育
您所在的位置: 淮安水利局 信息公開 法治宣傳教育
【以案釋法】失主追趕小偷致其受傷,要不要賠?
時間:2021-02-01  瀏覽次數:

【以案釋法】失主追趕小偷致其受傷,要不要賠?

在2017年4月的一天凌晨1時許,徐某發現家中的摩托車被盜,在向公安機關報案后,便駕駛著一輛小客車沿路尋找。行駛了一段距離,徐某發現前方路中奔馳的摩托車正是自己所丟失的那輛,便加速往前追趕。徐某逼停摩托車,造成兩車受損、付某受傷,付某住院花費醫療費為19429.38元。事故發生后,交警部門按照一般交通事故出具了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,認定徐某負事故主要責任,付某負次要責任。

公安機關對付某盜竊摩托車案進行了調查,并發現付某在這之前的兩個月時間里,還伙同他人實施了另外3起盜竊。2017年8月,付某被公安機關逮捕,同年10月,因犯盜竊罪被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一年九個月并處罰金。

■一審判決■

付某刑滿釋放后,又到岳陽和長沙的醫院進行了后續門診治療,并做了傷情鑒定。付某向法院提起訴訟,要求徐某和徐某所購買交強險的保險公司,賠償其各項損失共計17萬余元。一審法院按一般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糾紛對該案進行了開庭審理,認定付某醫療費、誤工費、營養費等損失共為12萬余元,徐某為保護自己合法財產而對付某進行追趕導致事故發生,付某具有明顯的重大過錯,酌定在交強險賠付外的損失由付某承擔90%的責任,徐某承擔10%的責任。

因此,一審法院判決,保險公司賠償付某損失11.5萬元,徐某賠償付某1255元。付某對一審判決的損失認定金額和責任劃分比例不服,保險公司對損失認定項目不服,均向岳陽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了上訴。

■重新審查 二審駁回■

案卷移交到岳陽中院民三庭后,承辦人在閱卷時注意到,這不是一起簡單的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糾紛,組織合議庭進行了法庭調查。法庭調查后,合議庭向庭長匯報了案情。經過反復研究、討論,合議庭認為該案系徐某在保護自身合法財產、制止違法犯罪行為過程中,導致付某受傷所產生的糾紛。合議庭一致認為,從案情實際、法律精神、公序良俗及社會主流價值觀等社會公共利益角度出發,需要對案件重新進行審查。

2020年6月11日上午9點,在岳陽市中級人民法院第十法庭,這起上訴案件公開開庭審理,當地人大代表、政協委員及部分媒體旁聽庭審,并通過中國庭審公開網進行網絡直播。經過法庭調查、舉證質證、法庭辯論等環節,合議庭評議后,對該案當庭宣判。法院審理認為,徐某發現自己的摩托車被盜后駕車追趕,目的系為了制止不法侵害并追回自己的合法財產;而付某駕車逃離的過程,其對徐某合法財產的不法侵害正在進行,尚未結束。故徐某的行為應認定為正當防衛,徐某因正當防衛造成付某人身損害,該案應認定為健康權糾紛。徐某為保護自身合法財產制止付某的盜竊侵害行為,具有正當性,應當給予肯定和支持。徐某正當防衛的行為未超過必要限度,不構成防衛過當,不具有過錯,不應對付某的損害后果承擔民事責任。該保險公司同樣不應對付某的損害后果承擔保險賠償責任。
 “司法明辨是非,兼顧國法天理人情,才能讓群眾有溫暖、有遵循、有保障,實現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的統一?!痹谛性~中,審判長邵莉茜指出,如判決徐某對付某承擔民事賠償責任,無異于鼓勵犯罪,并使公民在需要制止違法犯罪行為時顧慮重重。該案中,即使徐某未上訴,保險公司上訴僅要求減少賠償,但付某的行為已構成犯罪,對自身的損害后果應自行承擔,其要求正當防衛人賠償違背了社會傳統的是非認知和公正理念,損害了社會公共利益和正當防衛人的合法利益。    

亚洲国产线看,成年女人A级毛,香嶣视频在线观看一直看到爽